• <dt id="csow9r"></dt><i id="csow9r"></i><abbr id="csow9r"></abbr><center id="csow9r"></center><center id="csow9r"></center>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百萬發登入平台-活著的最高境界

                 中國著名散文作家朱自清先生曾寫的《背影》一文中,那真摯、深沉的父愛在作者的筆下表現的淋漓盡致,缜密細膩。而在百萬發登入平台的心中,父愛,如山。

                我的家並不富裕,但在父母二人低微的收入下家裏還算溫飽,母親的工作不太穩定,是父親一人頂著家。父親很少說話,只是自己在一股腦的在做一件又一件事。我曾經在父親睡夢中時,端詳了父親那布滿了皺紋和老繭的手,雖然父親的手顯得十分粗糙,但卻讓我感覺到了溫暖和有力。

                回憶父親曾做的每一件事,仍頗有敬意。

                我清晰的記得,我11歲那年夏天下午,我獨自呆在家裏,困倦始終纏繞著我,我想睡一會但又怕壞人入室,于是把門反鎖上,逐漸睡著了。“咣!咣!咣!”我被震耳欲聾的聲音擊醒,有人在砸我家門!睡意朦胧的我現是一懵,還沒等我報警時,門已經被砸開了,我嚇得已經不能動彈,結果從門外進來的竟然是父親!還未等我向父親詢問發生了什麽父親已經癱倒在床上,全身都在發抖,口裏還不斷說著:“嚇死我了,可嚇死我了……。”原來,我一直睡到父親下班回家,因爲門反鎖著,父親進不來,由于我睡的沉父親敲門壓根沒聽見,于是父親請來開鎖師傅把鎖砸開。知道這件事之後我非常愧疚,眼前浮現了這樣一幕:父親抱著頭坐在走廊裏,聽著開鎖師傅砸鎖,父親的眼神中透露出悲傷與焦急,一遍又一遍的催促著開鎖師傅,無力的腿在發抖,父親的心在滴血!從那件事發生起,我從未再反鎖過門,也是從那件事起,讓我深深的沉浸在濃厚的父愛父愛中。

                父親很要強,更叫我要強。初中時期的我並不怎麽要強,成績逐漸下降,9年級上竟走到了面臨考不上高中的地步。父親從家長會回來的一舉一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裏,沮喪的父親真的很傷心,傷心的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而且飯幾乎是一粒不動,我似乎懂了些什麽,終于考上了重點高中,可是父親仍是惋惜沒有上最好的重點高中,因爲進步是無止境的!

                父親疼我。父親很節約地花錢,但在買肉這一方面父親從不含糊,因爲我有些瘦小,父親總是大塊大塊的給我夾肉,我叫父親吃肉,可父親總是說吃過了或不愛吃,我實在看不下去,硬是給父親夾肉,不愛吃肉的父親卻滋滋有味的吃了起來,憨笑地說“給我幹啥,你得長身體。”

                英國的華茲華斯曾說過:“父親!對上帝,我們無法找到比這更神聖的稱呼了。”的確,父愛是無影無蹤的,是使你捉摸不透的,是使你抓不到看不見的,它時而清淡,時而濃厚,時而微弱,時而強烈。但無論如何它總是默默的使勵你戰勝一個又一個困難!父愛是一座山,是一座比世界最高峰還要高的山! 

              實和你一樣——他出身卑微,卻身懷遠大理想。多年前,他在1983年版的《射雕英雄傳》中扮演那個宋兵乙,爲增添一點點戲份,他請求導演安排“梅超風”用兩掌打死他,結果被告之“只能被一掌打死。”這個年輕時被稱作“死跑龍套的卑微小人物,”第一次當著導演的面談到演技時,在場的人無一例外的哄堂大笑。但他依然不斷思索,不斷向導演“進谏”,直至2002年自己當上導演。那年,他獲得了金像獎“最佳導演獎”。
              其實和你一樣——上世紀90年代,在一趟開往西部的火車上,梳著分頭,戴著近視眼鏡的他看上去朝氣蓬勃,內心卻帶有微微的彷徨。那時的他嚴肅乏味,常常獨坐好幾個小時不說話。後來轉行做主持人,1998年他第一次主持的電視節目播出時,他發現自己說的話全被導演剪掉了。他讓身爲制片人的妻子准備了一個筆記本,把自己在主持中存在的問題全都記錄下來,哪怕是最細微的毛病都不肯放過,然後逐條探討、改正。即使今天其身價已過4億,成爲中國最具影響力的主持人之一,他仍未放棄面“本”思過。
              其實和你一樣——10年前他是大學裏的“小混混”,由于經常逃課而被老師責備。畢業後被分到當地的電信局當小職員,面對複雜的機關工作,他感到既勞累又苦惱,後來他勇敢而果斷的辭了職,然後自創網站,從而走向中國互聯網浪潮的浪尖。他在2003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中居第一位。
              其實和你一樣——5年前他是一位防盜系統安裝工程師。依他的說法,“就是跟水電工差不多的工作”。“有時候裝監視系統要先挖洞,一旦想到歌詞就趕快寫一下!”當年的他就是這麽邊幹活邊寫詞,半年積累了兩百多首歌詞,他選出一百多首裝訂成冊,寄了100份到各大唱片公司。“百萬發登入平台當時估計,除掉櫃台小妹,制作助理、宣傳人員的莫名其妙、減半再減半地選擇性傳遞,只有12份會被制作人看到吧,結果被聯系的幾率只有1%。”其實那1%就是100%!1997年7月7日淩晨,他正准備去做安裝防盜工作,有人打電話給他,那人叫吳宗憲,同時走運的還有另一個無名小卒——周傑倫。從他和周傑倫合作的沒人要,到要曲不要詞,慢慢地曲詞都要,之後單獨要詞,但還會有三四個作者一起寫,直到最後指定要他的詞。
              可能你已經猜到他們是誰了吧,一個是周星馳,一個是李詠,一個是丁磊,一個是方文山。他們是目前中國最具知名度的人中的一部分。
              他們在成名前和你並無多大不同。不要抱怨貧富不均,生不逢時,社會不公,機會不等,制度僵化,條理繁雜,伯樂難求。要知道,其實每個人都平等地享有出人頭地的機會。明天,或者明年,同樣會誕生像他們一樣成功的人,就看是不是今天的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