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utton id="3h9zqh"></button><dt id="3h9zqh"></dt><label id="3h9zqh"></label><div id="3h9zqh"></div><thead id="3h9zqh"></thead>
                    • <tbody id="4asdn0"><fieldset id="4asdn0"></fieldset><optgroup id="4asdn0"></optgroup></tbody><form id="4asdn0"><th id="4asdn0"></th><optgroup id="4asdn0"></optgroup><pre id="4asdn0"></pre></form>
                    • <th id="4asdn0"></th><thead id="4asdn0"></thead><strike id="4asdn0"></strike><ol id="4asdn0"></ol>
                        1.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易勝博網站_童趣

                           早上去買拉面的時候,看見店門前的兩個小朋友蹲在地上興致勃勃地“扇卡”,他們笑地很開心,神色天真、浪漫,帶著易勝博網站的思緒飄回了童年。
                          初中時學過一篇課文,是沈複的【童趣】:“余憶童稚時,能張目對日,明察秋毫,見渺小之物,必細察其紋理,故時有物外之趣。”“徐噴以煙,作青雲白鶴觀。”“驅蛤蟆,鞭數十,驅之別院。”……種種趣事,大多是寫他小時候的遊戲,而我竟也做過許多。
                          在奶奶還在的時候,那幢老平房前還有一座小院,那時候樓房還沒建起來,小院采光很好,我經常會擡起頭用眼睛直直地盯著太陽,理由大概是爲了煉成火眼金睛之類,不過最後反倒把自己閃地什麽都看不到。小院裏有很多盆栽,也就自然有了許多的小昆蟲,在秋天,逮螞蚱是我的第一要務,雨後,蝸牛則成了我的貴客,特別是一種被叫做西瓜蟲的會蜷成一個小球的小蟲,總會一大群地躲藏在花椒樹下……
                          更有趣的在學校,那裏總有數不清的好玩花樣兒。跳方格、悠悠球、脫落、CS槍戰打喪屍……那時候一到下課,樓道上就是一場場龍爭虎鬥。至今都會玩那時候我們創造的一種拍手的遊戲,據說哪個遊戲至今都還風靡在小學並衍生了許多變種。當然,在那裏抹不去的還有天天被女生追殺的悲慘戰績。
                          童年真好啊!總有那麽多的問題去問爲什麽,總有那麽多新奇可愛的東西去探尋,總有那麽多小夥伴無憂無慮地玩耍,也總有那麽多離奇的未來去憧憬。那麽多的美好時光,讓再多的筆墨也顯得蒼白無力。
                          曾經再怎麽揮霍也用不完的童年時光也終是用盡了。我慢慢長大、慢慢對很多事物失去興趣、慢慢連自己班上的同學都認不全……我向周圍望去,驚恐地發現大家都已冷漠都不是過去的樣子。
                          我不甘,我抗爭,我仍刻意地不去思考太多使其能夠,但我卻發現自己再也回不到過去。
                          童年的我,你可對現在的我感到生氣與失望?我想不會,因爲你總是哪個笑起來沒心沒肺的你。盡管我們再也不能相遇,但我仍會帶著你的那份憧憬,繼續勇敢地走下去。

                           十七歲的六月,青澀的雨季,你我一起走過的六月風雪同路。

                            六月,是個多雨的月份,六月裏有你我的點點滴滴,似乎老天也眷戀你我,彼此笑一笑。

                            六月,是個多愁善感的月份,因爲有你,亦喜亦憂,喜的是相聚憂的是離別。

                            六月,是個選擇的月份,這是我們人生道上的一個轉折點,因爲中考的到來。

                            六月,是個不舍的月份,六月的結束標志著我們以後真的可能相見無期。

                            六月前,我說喜歡你;六月裏,我品嘗喜歡;六月後,一起微笑。

                            去年九月你我緣起,相遇,相識,相知,渴望今年的六月不會是緣滅。

                            六月的紛飛,有些“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的味道;六月的雨,有著“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的感覺;六月的時間更是“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地飛逝。六月裏的種種,總是“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放飛的六月,天依舊藍,雲依舊白,風依舊涼,不知是否事也依舊,人也依舊。

                            心中的六月,有著太多道不盡~~講不完~~說不出的話語,也許一切盡在不言中。酸澀的畫面,熟悉的臉孔,幼稚的舉動,總浮現于我的腦海之中,仿佛一切重演。凡世快樂,歡聲笑語,都是你我所向往和憧憬的,即使只是一瞬,那也是美。

                            我突然想起劉若英的《原來你也在這裏》“啊/那一個人是不是只存在夢境裏/爲什麽我用盡全身力氣/卻換來半生回憶/若不是你渴望眼睛/若不是我救贖心情/在千山萬水人海遇/喔/原來你也在這裏/該隱瞞的事總清晰/千言萬語只能無語/愛是天時地利的迷信/喔/原來你也在這裏”。希望以後你我可以在千山萬水人海相逢,一起手牽手走到最後。

                            六月,是你我彼此命途中的點綴;初三的六月更是最美,最難以忘懷,因爲有你我走過。如果我們真的這樣離別,那麽你的微笑將成爲易勝博網站命途中最美的點綴。

                            十七歲青澀的雨季,總有些不舍,總有股心有余悸。六月的沉澱,很難溶解;沉澱的六月,更難稀釋。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