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id="3hpxzm"><noframes id="3hpxzm"><li id="3hpxzm"></li><ins id="3hpxzm"></ins><small id="3hpxzm"></small><center id="3hpxzm"></center><fieldset id="3hpxzm"></fieldset>
      <noframes id="3hpxzm">
      <u id="3hpxzm"><tt id="3hpxzm"></tt></u><tfoot id="3hpxzm"><code id="3hpxzm"></code><strike id="3hpxzm"></strike><dfn id="3hpxzm"></dfn><ul id="3hpxzm"></ul><dir id="3hpxzm"></dir></tfoot><sup id="3hpxzm"><select id="3hpxzm"></select><strike id="3hpxzm"></strike><th id="3hpxzm"></th><select id="3hpxzm"></select></sup>
      <option id="3hpxzm"></option><abbr id="3hpxzm"></abbr>
      <pre id="1ai0qz"><small id="1ai0qz"><center id="1ai0qz"></center><label id="1ai0qz"></label></small><tfoot id="1ai0qz"><q id="1ai0qz"></q><q id="1ai0qz"></q></tfoot><label id="1ai0qz"><dir id="1ai0qz"></dir><code id="1ai0qz"></code><strong id="1ai0qz"></strong><optgroup id="1ai0qz"></optgroup></label><dt id="1ai0qz"><label id="1ai0qz"></label><del id="1ai0qz"></del></dt></pre><blockquote id="1ai0qz"><div id="1ai0qz"><noframes id="1ai0qz">
          1. <dl id="r2s0v2"></dl>
            <ins id="r2s0v2"></ins><ol id="r2s0v2"></ol><select id="r2s0v2"></select><u id="r2s0v2"></u><legend id="r2s0v2"></legend>
              • <b id="uz8ghd"></b>
              • 樂吧遊戲盒_低調與高調的戰役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24日 文章來源:新華網
                閱讀量:4362
                中央美院食堂服務員成畫家 曾拒美術館15萬買畫

                  想必大家聽到“毒品”這兩字就感到毛骨悚然吧。毒品就像一個妖精一樣擁有華麗地外表常常迷惑人們的心志,它就像帶著面具跳舞的舞女一樣妖娆地勾引你,迷得你神魂顛倒,但你卻不知道在妖娆地面具下是它邪惡地冷笑,在它的引導下你毫無戒備地跳進它精心挖好的陷阱裏,讓你逃不出它的魔掌。
                  今天學校特地帶領樂吧遊戲盒們去縣文化活動中心進行禁毒教育,看著那些毒品和吸毒者的圖片時,我身體不由起了雞皮疙瘩……
                  “最後一次,這真的是最後一次。”想必大家都對這句話聽得耳朵都起老繭了吧。沒錯,這就是吸毒者常說的一句話,因爲實在控制不住毒瘾,爲了人別人相信這是最後一次,只好撒了一次又一次的謊。
                  16歲正值朝氣蓬勃意氣風發的時候,可就是這麽大好時光,毒品的侵略讓一朵在春天裏怒放的花瞬間枯萎。青春期是一個好奇心最強的一個時節,縱然家長老師不斷提醒拒絕毒品的誘惑,可是好奇心泛濫誰還把你們的勸告聽在耳裏,他們也是說吸一次沒什麽的,可是也就僅僅一口便落入虎口。16歲的男孩小華雖然從小愛玩好動,但學習成績還算不錯。這個年紀的孩子,愛打遊戲機的挺多,小華也不例外。一次,在遊戲機房裏,小華認識了一群“哥們”。他們掏出一種白色粉末,圍坐在那裏吸,一副“飄飄欲仙”的樣子,一下子就引起了小華的好奇。當“哥們”慫恿他嘗一口時,小華毫不猶豫地伸出了手。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後來,爲了弄錢吸毒,小華開始學會說謊,學也沒心思上了,甚至騙起低年級同學的錢。
                  這個小小年紀的“瘾君子”讓我們在歎息之余,更爲他對毒品的不設防而痛心。上海市自願戒毒中心的陸光華醫生治療過不少青少年吸毒者,他告訴我們,有的年輕人自以爲不會上瘾,或者認爲自己有堅強的意志力,即使成瘾了與別人不一樣,是能戒的。還有的抱著“你說危險我偏做”的逆反心理,不少人就這樣成了毒品的俘虜。“誰又能絕對保證吸了第一口,就肯定沒有第二口?”中國國家禁毒委員會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02年底,全國累計登記在冊的吸毒人員已達到100萬人,其中35歲以下的青少年約占74。2%,16歲以下的超過1萬人,在校學生約2000多人。
                  爲了追求刺激、減肥、美容又一個個喪失心志的人走向了毒品的陷阱,還有人因爲沒錢毒品就幹起了違法犯罪的勾當因而擾亂社會秩序。
                  鴉片、海洛因、嗎啡、冰毒、大麻、可卡因、搖頭丸、杜冷丁等等。這些是我們常聽說到的毒品它們的樣子很尋常也因此大家很容易上當。
                  一條條的生命因爲毒品走上了絕路,走向了死亡。看著那些吸毒的人引發毒瘾無可自拔、身體僅剩一層皮的殘像真是讓人感到可怕又心酸。
                  經過了這次禁毒的教育我們更體會到了毒品的危害性。更懂得了生命是多麽的寶貴,因此我們更應該好好珍惜我們的生命。
                  遠離毒品,關愛生命。

                  “做好事留不留名?”網絡最新熱議話題。這件事源于一個網絡視頻“一位老大爺救了A女,大爺要求A女送他一面紅旗幟表彰他的救人事迹。A女對此非常不屑,認爲做好事本就不該回報,他的行爲是在給雷鋒精神抹黑,而老大爺卻認爲應該高調宣傳他的救人事迹,傳播雷鋒精神,”對此,網友們衆所紛纭,有人支持A女,認爲老大爺是爲了出名,而另一方人馬卻贊同老大爺的行爲。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那麽做人到底要高調?還是低調?
                  低調,網絡熱詞,常言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忍就過了”,正如《聖經》中所說,別人打了你左一巴掌,你應該伸右臉過去,這樣忍多了,退多了,它便誕生了。它迎合道家自然無爲的主張,更是體現莊子“齊物”思想,達到與自然合二爲一。魯迅的《自嘲》”破帽遮顔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更是將低調一詞發揮得淋漓盡致。低調強調的是自樂吧遊戲盒滿足,但是它卻少了積極向上,奮勇相爭的精神,它怕“槍打出頭鳥”,它相信“人怕出名豬怕壯”,于是它便縮進“龜殼”中,“大隱隱于市”。這便與儒家思想相悖,顯然孔子是贊同高調做人的,孔子的一個學生救了人後收下別人的謝禮,對此他十分贊同,認爲這樣可以鼓勵更多的人去幫助別人,而他的另一個學生在外國贖回淪爲奴隸的魯國人,不報賬,領收國家的錢。對此,他卻批評了他,因爲他妨礙更多的魯國奴隸被贖回。由此可見,孔子認爲做好事應該留下名字(讓世人知道),這樣會鼓勵更多的人做好事。咱先不說做好事低調是否妨礙人們做好事的積極性,就說在滾滾曆史的長河中,又有多少低調的人沒有在這世界留下他們的足迹?故有雲“死有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他們的死就好比鴻毛一般罷了。在二十一世紀,這一套更不行,無意苦爭春奈何群芳妒!反之,推崇的是高調做事。
                  高調,華麗的代名詞,說到華麗的高調就不得不提《網球王子》中那個永遠華麗的女王-迹部景吾,他擁有一大群的追崇者,他的高調是由他內心散發的自信不同于那些“自卑到高調的人”(因爲自卑,總是以高調的形式吸引別人的目光)。他高調,因爲他有高調的資本,有道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該高調時就高調。但是這資本不是每個人都有,強出頭,只怕是“紙上談兵”,死在高調之馬蹄下。即使有這資本,高調做人和高調做事還是不一樣的。高調做人的下場,單是三國中楊修就足以借鑒,歎一身才華卻落得慘死的下場,爲何?只因他不懂內斂,低調做人啊!一句“肋骨棄之可惜,食之無味”則爲殺他之借口,怪只怪他意氣風發,年少輕狂,自作聰明。枉一生飽富詩書。在當今社會,更容不下這般高傲,這般高調。
                  做人要高調,還是低調?顯而易見,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更適應當今社會,做人謙虛有禮,不炫耀自己,做事不退縮,毛遂自薦,激流勇進,才能在這個社會展露頭角。

                相關文章
                推薦文章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