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19c2w2"></font><ul id="19c2w2"></ul><option id="19c2w2"></option><acronym id="19c2w2"></acronym><style id="19c2w2"></style>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pt自助領/追憶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第一次聽到李叔同的《送別》是在讀小學的時候,當時還不明白這首歌要表達的意思。總覺得這首歌有點感傷,心裏時常湧現一股莫名的悲傷。
            一、過去
            三年前,剛經曆了一次離別的pt自助領形單影只地踏進了中學。帶著悲傷和思念來到了新集體。在這裏我交了幾個好朋友。我們一起打過架,一起逃過學,一起上網吧,一起在背後說老師的壞話……這一切的一切是那麽的美好,然而幸福的時光是短暫的,尾隨其後的是痛苦的離別。使我本不願想起的往事油然而然地浮現在我的腦海,我從未想過小學的那一幕會在三年後重演。
            離別後,我總是不由自主地拿起畢業照欣賞起來,看著那一張張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在一瞬間離我而去。心理充滿著痛苦與悲傷,無情的眼淚奪眶而出,它沾濕的不是衣服,而是我那一顆脆弱的心。這時聽著李叔同的《送別》,使我哭得更加起興。是啊,知音難覓!我可以想象李叔同在寫這一首詩時,心中是多麽的痛苦與悲傷,詩中字字珠譏,每一個字都表達著作者那肝腸寸斷的心情。現實是如此的殘酷,它讓我活在過去那痛苦而又甜蜜的回憶裏。離別就像一層烏雲籠罩著我那本應燦的天空,使我對未來充滿迷茫與恐懼。
            二、現在
            在新學期伊始,軍訓之時。有一個女孩出現在我的視野之中——草莓,她是我的小學同學,我頓時感到麻木與矛盾。我沒有與她打招呼,只是默默地注視著她,離別的痛苦使我遏制了與她說話的強烈欲望。
            那一天晚上,我內心非常激動,我從未想過能在新學期與小學同學在同一個班,這也許是老天給我那傷痕累累的心帶來了一點慰籍。我拿起小學的畢業照,一邊手舞足蹈一邊自言自語,我仍舊聽著李叔同的《送別》。晶瑩的淚珠一如既往地掉落,與往常不一樣的是,我心裏很快樂。睡覺前,我把照片揣在壞裏,生怕被別人搶了去。很快,我便進入了夢鄉。在夢裏,我看見了許許多多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他們在朝著我笑,一邊笑一邊揮著手叫我過去,我們在一起上課,一起做遊戲……一覺醒來,我卻號淘大哭,爲什麽連夢都是如此的短暫?悲慘的結局使我不敢與她打招呼,我不想在三年後的離別又增加我內心的痛苦。
            九月五日,班主任開始安排座位。她就坐在我隔壁,這也許是老天對我獨特的行爲的諷刺吧。下課的時候。她天真的問我:“我們以前認識嗎?”我裝著明白充糊塗,鎮定地答道:“不會吧?”然而不幸的是,在她三言兩語的攻擊下,我的堡壘被打開了一個缺口。因爲內心的喜悅是無法被掩藏的,與認識的人裝作不認識是痛苦的。我不願活在三年後離別的痛苦中,離別只能給我帶來無盡的思念與悲傷。
            既然我無法改變別離,我卻能減少離別給我帶來的痛苦,所以我選擇孤單。這也許是弱者的選擇,但我不會感到後悔。 

            生活中,往往有那麽一些東西不肯丟棄,並不是稀世之寶,卻總令你細細凝望;總有那麽一段情放不下,藏在心裏難以釋懷;總有一段回憶令你停住前進的腳步……
            冬日陽光
            我很熱愛畫畫,一有空便拿起畫筆沉浸其中,連我也說不清當中的原因。每次上美術課,我會花上半節課觀摩老師的畫,然後在腦海裏也粗略地勾勒一下。多麽美麗的圖畫啊!栩栩如生地印在腦海裏永不磨滅。我試著調色,一筆一筆在雪白的水彩紙上繪出草圖,如一匹脫缰飛奔又野桀不馴的駿馬在一望無垠的草原上灑脫奔騰,如優美的舞姿流瀉出的飄逸,如皎潔的月光演繹出靜谧又華美的樂章……圖畫生動了,表達出多彩世界的意境了。恰時,一縷陽光從窗戶透進來,輕盈地落在畫紙上,畫面上頑強不屈又富有生命力的向日葵與陽光彙成一體,金色便駐留在紙上。我小心翼翼地撫摸畫紙,指尖感受到冬日陽光的一絲溫度。這陽光爲我帶來的不止是快樂,還有希望。我學會用我的快樂與憂傷去描繪人生的藍圖……
            荒廢
            曾經的一眼泉變成幹涸的沙井,一片綠洲變成荒漠。如今我仍坐在這裏,還是握住這支畫筆,可我再也畫不出那樣生動的畫了。畫紙仍是冷峻的白色,似乎在嘲笑我,露出豔美的笑容。我狠狠地把畫筆一砸到畫紙上,畫筆便一分爲二,在空中優美地劃了一道漂亮的弧沉沉落下。室內真的很陰暗,仍是這樣一縷陽光卻再也沒有那樣的效果,我頹廢地坐在椅子上,沒有表情地看著這一切。我根本就不是畫畫的料子,我想要表達的景象在心裏浮現卻難以畫出來。我寸步難行,一下筆就已經錯了。我該說我的腦子僵化了嗎?畫畫不是屬于我的天堂,我沒有那種天資去駕馭它。連最後一縷陽光都被掩蓋了,昔日的燦爛已不再。
            芃芃森林
            聽說“芃芃森林”很獨特,你可以在那裏看到你的理想,可以讓你看到你所遺忘的過去。可是,我沒有去過那個地方,那裏一定很美!我記得凡高把自己對生活的不屈全部寄托于畫紙上積極向上、富有情感的向日葵上,在畫紙上可以看出他的精神思想,向日葵流露了他的不滿也表達了他的向上。我卻不行。如今我的感情在畫中只是一片廢墟,不堪入目。連我的文字也不能表達我的情感,我愛寫憂傷的文字,希望筆下的文字流瀉出淡淡的哀傷能震撼人的心靈。天不遂人願,我完全偏離了軌道,心中所想的卻沒法寫出來,我在寫作領域迷失了方向,我沒有能力掌控它們……我不該去“芃芃森林”。
            如今,我只能緬懷那段時光,卻不能重新走進去,那瞬間的美雖不是最閃亮的,但我永遠也不想把它從心底抹去,因爲,那也有溫暖。戈泰爾說過:“天空上不留痕迹,鳥兒卻飛過。”是的,我曾經熱衷過的,就不能忘記,即使已不再。我還是會往前走。那段情我會記得,會回憶,雖然它令pt自助領迷惘,但也是最溫暖的感動。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