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5flrhi"></code><acronym id="5flrhi"></acronym><noscript id="5flrhi"></noscript><table id="5flrhi"></table><big id="5flrhi"></big>
            捕魚中心/且聚,且散
            發布時間:2020年01月19日 文章來源:全國交通違章查詢
            閱讀量:4349
            醫生辭職信走紅"出口成詩",網友吐槽如今"腹中無墨"簡直不敢辭職

             這是怎樣的一幅畫面:北風侵襲著蕭索的街道,殘雪堆積了一地的淒清,天色將欲垂暮,店鋪家家緊閉。若非民居外亮紅的一幅春聯與窗口透出的幾暈燭光,誰能想象這是中國最大的節日——除夕夜的情景?那,如果是這樣呢:夜的大街光明如晝,精心裝飾過的櫥窗連成一片童話般的奇景,笑容滿面的聖誕老人手捧一把紅通通的糖果,遠處飄來《平安夜》安詳的歌聲。當然,那些華麗的別墅此刻是安靜的,誰願在這狂歡的季節守在空蕩的家裏?
            選擇一個節日就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中國人,一直過得太累了。
            人類一向是戀家的動物,中國人尤其是。異地經商、他鄉求學或是成了“宦遊人”,都是中國人被迫離家的理由。是由于山水阻攔、各地文化差異還是其他的一些什麽,歸鄉成了離家人最大的一塊心病。于是節日給他們送去了慰藉:春節要回家吃團圓飯,清明是回鄉祭墳掃墓,中秋月圓時節又該全家團聚,共賞明月。若是到了這些時候還不得歸去,人們或對月,或憑欄,總不免灑幾滴思親淚。這些節日于是染上了一層濃郁的悲情色彩。
            那些身在家鄉、得以團聚的人們呢?在大家庭中,當家的中年人老早就要開始准備大宴席、請戲班子,置辦各種食品,盡力討好上一輩,自己過節反是操勞;小孩子走親訪友前要被無數次告誡不許犯這樣那樣的禁忌,收獲了新衣、零食的同時也收獲了懼怕、擔心或許還有大人的一頓數落。
            節過完了,當然有無盡的欣喜,但不論是否團聚,人們都是滿心的疲憊。說到底,還是一個“聚”字在中國人的心中纏繞了幾千年,纏得人總是生生地疼。
            “聚”當然是美好的,深含了一份骨肉親情和鄉土情結。漂泊在外、背井離鄉到底令人心酸。引申開來,“聚”或許還包括了孝敬老人、多子孫是福和更多的中國傳統文化內容。但久而久之,過分追求團聚就演變成了一種負擔甚至枷鎖,使中國的節日永遠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傷感,人們的心沉甸甸的,仿佛莫名。大年夜空蕩的街景,也便是“聚”字的産物。
            有趣的是,西方的過節方式恰恰是一個“散”字,男女老少都離家外出,分散到城市的各個角落,營造了衆人盡情狂歡的奇景。疲憊了數千年的中國人一眼瞥見,才終于脫開了“聚”字加于身心的枷鎖。原來捕魚中心們可以不分彼此、忘記形式,不再爲別人而活,可以這樣恣意,這樣釋放,在“散”的灑脫中尋找本真的快樂。
            “聚”是不能丟的,“散”又何嘗不可?只是在原本單一的形式裏注入了新鮮的血液,尋找到一個新的平衡支點。那麽,就在感受“散”的快樂時,一定勿忘歸程,勿忘本根,在聚和散的平衡中收獲完美生活。

              余讀《左傳》、《漢書》、《三國志》,尋尋覓覓以求運道,成功諸法,然每見古之名士不得其主未嘗不廢書而歎焉。至如三國之李蕭遠作《運命論》曰:“夫治亂,運也;窮達,命也;貴賤,時也。”余未嘗不涕泗橫流,扼腕歎息曰:“古今之士、之賢、之聖豈受制于三者乎?至如仲尼受困陳蔡,李廣難封,哀哉。”後余飽覽古今賢士之文,遠近名聖之迹,乃釋懷,有三歎作焉:一曰士運在此不在彼,再曰士運在勤不在求,三曰士運在我不在他。謂予弗信,請見陳詞如下:
              昔者仲尼學富五車、胸藏禮樂,遍施仁義欲以正道援天下于溺,學于郯子、師襄、老聃之徒欲以廣其聞,周遊天下欲以布其道。其志壯哉,其行壯哉,其言壯哉。然其時運不濟,命運多舛,遍曆七十國而不一遇其主,豈不歎哉!然其尊庠序之教,而有顔回出;修古之聖典,而有六藝作。其志彰矣,不然以我百代後一孤陋書生,豈得聞其名而後深贊哉。孟子曰:“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人有不棄于壯志之道而後必有不知有處得之。此余所謂“士運在此不在彼。”
              戰國之時,齊有孟嘗田文,趙有平原趙勝,楚有春申黃歇,魏有信陵無忌。當是時,有志之士投之則中,未有不得意之人。余以爲弗是也,孟嘗之徒獨養雞鳴狗盜之徒,未有匡扶國家之才賢。是故蘇秦散盡資才而不說聽其言,後起六國而權傾天下。曩時其所孜孜求之而不得,當時盡有矣;曩時其所躞蹀之公卿門,當時盡開矣。富埒人主,權衡國君,誰得而當之?是矣王勃曰:“老當益壯,守(甯)移白道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此非余所謂“士運在勤不在求”乎?
              伯牙遇子期乃暢其意,相如因得意逐名漢武,商鞅得景監方說秦王。士運在人手乎?奈何以我之力,以我之學,以我之滔滔雄辯需假人之手?余思淳于髡聞之必仰天大笑,疑纓索絕。俞伯牙有繞梁之音,司馬相如蘊絕世之才,公孫鞅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變法。韓退之雲:“世有伯樂然後有千裏馬。”竊以爲余爲千裏馬亦先已于伯樂矣。“士運在捕魚中心不在他”昭矣。
              《詩》雲:“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言天下皆慕聖德。《運命論》曰:“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衆必非之。”又曰:“通之斯爲川焉,塞之斯爲淵焉,升之于雲則雨施,沉之于地則土潤,體清以流(洗)物,不亂于濁;受濁以濟物,不傷于清。”又曰:“是以聖人處窮達如一也。”是也夫。余訚訚于此,欲作沛然之辭以廣余意,終日孜孜不倦于古今典籍,所爲何事?所擁何志?張載《日知錄》志曰(《近思錄》記張載言):“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爲萬世開太平。”

            相關文章
            推薦文章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6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