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kbd id="dztjk6"></kbd>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38坊國際代理,學校裏的那些人

                   陽光好不容易從窗簾的縫隙中鑽了進來,曬在了38坊國際代理的身上。“嘿!小哥兒!思春了?”這時的我正趴在桌子上思考著作文的開頭,一雙有力的“豬肘子”突然靠在了我的肩上,“去去去,你還發春了呢!”“嘿嘿……”
                  我是一名初中生,普通的初中生,和全中國所有的初中生一樣,學校、家、補習班是我不變的三點一式。唯一算得上特殊的恐怕就是身邊的這位他了,因爲,他是一個瘋孩子。
                  這位孩子,之所以叫他“瘋子”是因爲他有瘋子般的思維。不信?你瞧!
                  陽光還是堅強地照在我的身上,而我看著身後的他——我的瘋子。“你不是在思春還是在思考著什麽呢?別跟我說你在思考人生,因爲那樣會逼我打你!”“哦,我正在想作文的開頭,我的作文老師讓我們寫關于用動物的視角看世界的作文。”“這還不簡單,你就這樣說,‘我是一只屎殼螂,嗯?在那茂密的樹叢裏,好像藏著一塊至寶,近了,近了,啊。找到了,它就是……”未等他說完,我便一把推開了他的豬肘,還順便送他了一拳,雖然沒有打到他,卻也把他嚇了一跳。“哎呀,別那麽沖動啊,年輕人。不要屎殼螂也行,那就狗吧,這樣:‘我是一只狗,忠誠的狗,我最愛吃的就是……”“滾!狗嘴裏吐不出象牙!”“嘿!我也是爲你好不是?”“呵呵~~”“打住!我錯了,我這就滾!”或許是被我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嚇到了,他立刻就溜個無影無蹤,但是,不一會兒,我就發現我錯了。
                  “嘿嘿,小哥兒,我又回來了。看看!這裏呢有許多作文哦,看看,這篇,嗯……這是梅花的,這是菊花的,這是蒼蠅的,嗯嗯,應該不錯的,就蒼蠅怎麽樣。”“哼哼,你說捏?”我一邊從牙縫裏吐出來這幾個字,一邊甩了甩手。接著對他就是一頓胖揍。
                  “我說你這人怎麽這麽神經大條,這麽欠打!”“嘿嘿,我們現在正在青春,青春以我之見,並不是整天和你一樣,和傻子一樣坐在教室裏,而應該瘋,應該狂,應該在綠茵場上揮灑汗水!在籃球場上蹦跳!絕對不是做一個“乖乖仔”!青春就是一個燃燒的季節!”說到這兒他就像一個瘋子似地大吼了一聲“青春真好!”然後又重新坐在了我對面的座位上,但沒想到的是換來的還是我的拳頭。
                  “幹嘛啊,又打我!”“哼哼,坦白從寬,那些話從哪來的?”“咿?這你都知道。”“那當然,生你者你父母也,知你者我也。”“嘿嘿……”此話一出,他只好尴尬地站在一旁撓著自己的腦袋。“不過話又說回來,青春或許真的如你所說,或許我真的是一個傻子呢……”“按你這麽說,我倒覺得你想狗尾巴草一樣,明知不行,卻逞強,不如你寫這個好了!”“不錯,你小子終于說了一句人話,走,踢球去!”“踢球去!”
                  青春或許真的如他所說,是去瘋,去狂,可我或許做不到呢。不過青春卻實在是一個燃燒的季節,去揮灑汗水吧!或許我是傻子?但,我愛我的瘋子。 

                   我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就讀于一所普高,普普通通的高中,但裏面生活著一群並不普通的人兒。正是他們,讓我走出了中考的困頓,漸漸融入了這個大家庭,他們讓我漸漸忘記失敗的傷痛,並學會留意身邊這些感動的瞬間。

                    高一剛進來的時候,帶我們班的是一個年輕的曆史老師,我們叫她BOSS,說是年輕,可經驗並不少,但這些經驗用來對付我們這群剛從初中逃亡出來乳臭未幹沒規沒矩的熊孩子,顯然不夠格。這一年,我們班數次考試皆倒數,扣分單像雪花一樣一片一片飄進教室,每個人都瞪大眼睛想看看哪裏又扣分了,恨不得把它們撕得粉碎。

                    可想而知,BOSS終于奈不住性子了,于是實行了一大堆新舉措,例如早上七點就要到校,晚自習六點就要到教室。以後的日子,BOSS每天清早七點不到就在教室“蹲點”看哪些人遲到或抄作業,晚上陪我們到六點。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那麽早,六點天就黑了,她要騎著她的小電動回家,就這樣日複一日。這時候高一已經過了一小半。

                    可就算是這樣,班裏還是有人對她不滿,在網上亂發日志評論,說她教育方法不對,只會把我們管得這麽緊,都不會自己來試試等胡言亂語。天公不作美,她偏偏看到了這篇日志。第二天早上,她當著全班人的面說了這件事,也是我們聽得最認真的一次。她說她看到下面的評論,真想勸自己說這群小毛孩不懂事,何必爲這種小事難過呢,但是真的忍不住這種難受,她家到學校要騎半個小時的電動車,別的班主任都在辦公室坐著,她要時不時來教室看看,晚上陪我們到六點,回到家要備課,更出乎我們意料的是——她正在考研!回家還要准備畢業論文,每天熬到十一二點才能睡。她說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做得更好,有時候真不知道自己這麽辛苦工作到底圖什麽。說著說著她竟然背對我們小聲嗚咽了起來,全班都傻眼了,平時剽悍的BOSS竟然哭了!其實每個人都被BOSS的這段話感動了,都默不作聲,那個清晨銘記于每一個四班人的心中。這時候高一已經過了一大截。

                    那一年終于過去了,高一華麗地沒了,我們離開了BOSS,BOSS擺脫了我們。每當我想到她說的這段話,想起我們已經回不去的短暫而美麗的高一,想起我們這位敬業而可愛的BOSS,心裏總會有一陣浪潮,我想感謝她,感謝她容忍了我們所有的稚氣,帶領38坊國際代理們這群乳臭未幹的熊孩子度過了最美麗的高一。

                    學校裏的那些人兒,那些默默無聞的人兒,他們爲這所普普通通的高中做了那麽多並不普普通通的事,感動著這裏的每一個人,每一棵樹,每一朵花,每一株草。

                    感動不是一時的內心翻湧,而是永遠刻在記憶裏,流淌在血液中的灼熱年華的縮影。

                  200